报告班长,张继科又在作死!(三)

肥腻美人:




1.
许昕晃晃悠悠溜达进教室,把煎饼果子往王皓桌上一放,“来哥,吃早饭了。”
陈玘在旁边赶着抄作业,听他声头也不抬,“方博儿呢?没跟你一起上学啊?”
“在走廊吃包子呢,那味儿太大我不让他进教室。”
然后,他们就听见走廊里爆发出一声清脆响亮的“我操你妈”。

陈玘笑了笑,“怎么了,方博儿包子又掉地上了?”
“那个傻逼一天就给我搞事情。”许昕骂骂咧咧地冲了出去。然后陈玘和王皓听到走廊里爆发出更响的一声“我操你妈”。
而且此起彼伏,越来越多声卧槽声响起。
陈玘和王皓对视一眼,地震了吗?

一班上早自习的同学一股脑儿地涌出去,走廊上顷刻间挤满了人。大伙儿顺着方博儿呆滞的目光看过去,操场上,在一众摇摇晃晃的自行车里,摩托车飞驰如箭,用锐不可当的气焰硬生生破开拥挤人流一马当先。张继科耷拉着眼皮将睡未睡,脚下却一点没客气,将那摩托车踩得风驰电掣,踩得气吞山河,踩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嚣张。
他腰间环着一双手,顺着看上去,马龙把脸埋进他宽阔的肩胛里。春寒料峭,风刮在脸上刺冷依旧,然而彼时还是少年的张继科,就已经可以用身体来为他挡住雨雪风霜了。
他开得那样快,时间追不上白马。

在女生们的尖叫声里,宁泽涛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我觉得继科才应该是班草啊。”
“不不不,班草还是应该是你,你实至名归。至于张继科,”傅园慧舔了舔嘴唇,“他应该是振华一中的扛把子才对啊!”
许昕翻了一个白眼,“现在做扛把子的门槛都这么低了吗?”

2.
“张继科同学!张继科同学!现令你立刻放开人质,自觉到教务处接受处分!你的教练拿了两罐乒乓球在教务处等你!重复一遍,张继科同学!张继科同学!现令你立刻放开人质,自觉到教务处接受处分!你的教练拿了两罐乒乓球在教务处等你!请你立刻执行命令!”

张继科把车停下来,等着马龙从车上迈下来站稳之后,才伸手去捏了一下他有点冰凉的脸。
“乖乖的,上去读书吧。我去去就回。”

全校师生倒吸一口冷气。
张国伟咬着小手绢问傅园慧,“慧慧,我现在站獒龙还来得及吗?”
“好饭不怕晚,抓紧时间上车啊还磨叽个啥!”
“。。。慧慧你的眼神有点淫邪啊。”
“你不懂,官方发糖,甜到忧伤。嗷~”

3.
后来校园小记者端着个二手DV来采访张继科。
“张继科同学,请问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呢?竟然敢骑着摩托车载同学上学?”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张继科同学可以请你说的简单一点吗?”

小藏獒面无表情地盯着DV。
“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正常人够我负有议论性吗?”

4.
思想品德课上,班主任刘国梁开始苦口婆心的胡说八道,从体育精神讲到菜价上涨,听得许昕和方博儿在下面呵欠连天。
张继科歪着个脑袋看马龙,也不说话,就这么不啃声不出气的凝望。马龙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悄悄伸出手在课桌底下戳了戳他的大腿。
可笑,帝国猛虎岩石般的大腿也是你这点力气可以轻易撼动的吗?
张继科对着马龙挑了挑眉,调戏依旧。
“有些同学一天正事不做,是哇,尽搞些小动作!自己不学习就算了,还干扰别人。比如,这个!”
中年胖子一个粉笔头砸向教室后方,最后一排的张继科本能一个偏头,粉笔连边儿都没擦着就掉地上了。
胖子不甘心地掷出第二枚粉笔头,目标正中马龙面门。张继科看有东西朝马龙飞过来,下意识抓起课本,“哦哟哟哟———削球!”
反弹回来的粉笔把刘国梁的脑门砸得生疼。

“谁他妈扔的。。。咳,那个,刘老师您没事吧。”
刘国梁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张继科,很灵活是哇,很能打是哇,那今天下午训练的时候我们就来体会一下老师新创的内容,名字叫万箭穿心。”
被打发到教室门口罚站的小藏獒不屑地皱了皱鼻子,“死胖子让你八个球你也打不赢爸爸。。。”

5.
薛长锐从教室外面冲进来,“听说了吗听说了吗?有交换生来咱们学校了!我们班分到两个,一个日本的,一个韩国的。”
傅园慧扔掉小蛋糕,拉着张国伟从后面扑上来,“真的假的!那两个交换生男的女的啊?”
“韩国的是个长腿欧巴,日本的是个软萌妹子。”
“哦耶!”全班同学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与欢呼。

“妹子好啊,日本妹子更好。”方博儿陶醉地摸了摸下巴,“像大和抚子那样的,最好!”
孙杨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博哥,大和抚子是谁?”
“是你嫂子。”

6.
日本妹子进教室的时候,方博站在讲台上热情接待并担任同声翻译。妹子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乖巧的瞪着他不说话。
方博嘴贱,诚心欺负妹子不懂中文,搁讲台上就开始挤兑人家。
“诶大伙儿看着姑娘长的,圆嘟嘟的。日本人不都叫什么子什么子吗?今儿我给姑娘取一名儿,就叫糯米圆子!”
说完还乐呵呵地去捏人家脸,“咋样啊,糯米圆子妞儿~”
日本妹子笑眯眯地开口,“我去你大爷的麻利儿的把你那咸猪肘子给老娘放下来!不然老娘削你个小兔崽子!咋地以为自己很有钢儿啊个山炮!”

丁宁李晓霞在下面笑的花枝乱颤,“哈哈哈哈哈哈,方博儿你缺训一段时间不怪你不认识小爱。不过你敢调戏小爱,那你离死也不远了!”
“。。。小爱,呵呵,没有爱,一点也没有爱,只有无边的伤害。”

福原爱骂完方博扑腾扑腾地跑到马龙跟前,小兔子似的看着马龙。“龙队,我朋友石川,隔壁班的,你认识她吧?我跟你说她可喜欢你了,她人很好,又漂亮。她问你,能不能、能不能谈个恋爱啊?”
马龙还没开口,张继科窜起来一把抢走福原爱手里捧着的小饼干,“爱酱,回去告诉石川,没门儿,想都别想。哼,石川,滴水穿石都不行!”
福原爱气鼓鼓地瞪着他,“科科大坏蛋!那你把我的小饼干还给我!”
张继科捏住她肉肉的脸,“我就不!你哭一个给我看看。”


事后马龙提醒作威作福的张继科。
“继科儿,爱酱很有可能会去张师姐那儿告你黑状。”
“。。。妈的,大意了。”

7.
张国伟抬起傅园慧掉地的下巴,已同样困惑的眼神注视着前方——鬼知道孙杨为什么会抱着一个韩国人痛哭流涕还不撒手。
“孙杨这是在认亲啊?”
“没见眼力见,一看就是相亲啊!”

8.
张继科的屁股从凳子左边移到右边,又从右边移回左边。
“继科儿?”
张继科焦躁不安地思考着一个重要的问题——马龙太受欢迎了。长得好看也就罢了,性格又那么绵软和气,再这样下去,今天一个石川,明天一个银川,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继科儿?”
要不把他关家里不让他来上学得了,只能自己一个人看。不行不行,马龙一定会打死他的。可是怎么样才能宣告主权呢?
“继科儿?”
看来必须加快进度条了,明天就告白,后天就接吻,大后天就领证!嘿嘿嘿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方博看神经病一样看张继科,“诶,龙仔,继科儿怎么了这是?”
“谁知道啊,叫他也不答应,屁股下有钉子啊?左扭右扭的,泥鳅一样。”
“我懂了。”方博露出神秘莫测地微笑。

放学的时候张继科收到一张小纸条,展开一看。



“治痔疮,到北京东大肛肠医院。”









心系同学的方博是被张继科拖出校园的,血溅三尺,尘土飞扬,当场看哭多少小姑娘。

评论
热度 ( 565 )
  1. 一瓶李子酱肥腻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

© 浮光掠影1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