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班长,张继科又在作死!(二)

肥腻美人:





1.
振华一中的一天是从一碗葱油面开始的。
校园食堂领军人物马琳马厨子亲自操刀,色香味俱全,许昕端着碗吃得满嘴流油。
“师哥,你真打算跟张继科坐同桌?”
马龙掏出纸巾递给许昕,乖乖地点头,“是啊,继科儿人挺好。”
“。。。那你师弟的熊猫眼是自己撞出来的吗?”
马龙“扑哧”一声笑了,“昕儿,这是个误会。以后我跟继科儿说说,叫他不要再欺负你了。”
许昕捧着碗有点委屈地看着他师哥,嘴里小声的说,“可是我答应老刘要守好你这颗白菜的啊。。。”
大蟒,不能怪你,谁让你遇到的不是家猪而是藏獒呢。

2.
张继科上学第一天,迟到。
校门口的纪检干部把他拦下了,两个小女生都有点脸红地看着他。
“迟到了,名字,哪个班的。”
“高一一班,许昕。”张继科头也不回的走了。

女生们在背后小声讨论,“许昕啊,就是和一班班长马龙关系很好的那个吗?”
“应该是吧,我同学说他俩是同桌啊,一班班长很喜欢那个许昕啊。”
“一班班长人好帅啊你昨天看见没!”
“他们班的宁泽涛更帅!”

一阵黑旋风刮回来,张继科面无表情地退到两个女孩跟前,强大的低气压笼罩在女孩头顶。
“有、有事吗?”女孩吓得不轻。
“我把名字记错了,我叫张继科。就是那个和一班班长马龙关系很好坐同桌彼此欣赏互相喜欢的那个张继科。记下来了吗?”

女孩们面面相觑:exm?

3.
马龙看着张继科呵欠连天的走进教室,不由得有些担心。
“继科儿?继科儿?”
本能想回复“爸爸在呢叫魂儿啊”的小痞子在看清马龙的时候瞬间清醒过来,“啊、啊!早啊!”
“不早了,你迟到了。”马龙有点严肃的说。
“昨天晚上睡晚了,太困了。”
“那你吃早饭了吗?”
张继科摇摇头。
马龙有点意料之中的得意神情,他从课桌里拿出一半儿面包递给张继科,笑得还是一团和气。
“不知道为什么呀,我吃面包的时候突然就感觉你可能没吃早饭,所以就给你留了一半面包。快吃吧,一会儿上课饿呢。”

张继科儿的耳朵唰一下红透了。

4.
“你自己吃吧,不然你会饿的,我不吃早饭也没事儿。”小霸王的眼神东躲西闪的,就是不敢看人家。
马龙把面包塞他手里,“你先吃,垫垫肚子,一会儿课间咱们去食堂买鸡脆骨呀。皓哥成天吃,说是很好吃呢。”

鸡脆骨是吗?张继科默默点头记下了。

后来教室里就出现了这样一幕:马龙桌上摆了十几包鸡脆骨,他一包接着一包拆开,跟只小耗子似的悉悉索索地嚼个没完。张继科大爷一样坐在他旁边,手里攥着根儿黄瓜,有一下没一下啃着。
“继科儿,你真不吃呀?”
张继科给他抹了抹嘴上的碎屑,“你吃,多吃点,随便吃。”

方博儿从外面回来,坐到位子上拍了拍陈玘的背,“哥,皓哥什么情况?”
陈玘瞥了一眼瘫如死狗的王皓,悠悠地叹了口气,“继科儿课间的时候把食堂的鸡脆骨包圆儿了,放了话除了马龙谁都不准吃,你皓哥一口没吃成。”
方博儿回头看了一眼,马龙坐在一堆鸡脆骨里冲他傻笑。
“我的妈。。。”嘴炮儿小天才一脸惊恐地转回来,“太狠了,太狠了。”
“更狠的是皓子上去问马龙要一包的时候,继科儿说他太胖了,要减肥不能吃,愣是一包都没给。皓子这会儿在思考人生。”
“靠。。。”方博儿两眼放空,“龙仔这就算,嫁入豪门了是吧。。。”
一旁的傅园慧泥鳅一样窜过来,“博哥儿,看过言情小说吗?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只要龙要,只要科有。”
方博弹了慧慧一个脑蹦儿,“你这小脑袋瓜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
“男色啊。”
“嘿!还真是游泳游多了脑子进水了,你想着干啥想也是白想!”
“博哥儿,狭隘了不是?你以为我是为了自己吗!错!我是为了广大少男与少男的美好未来啊!”
“闭上你的小豁嘴儿吧。”方博又给了她一个脑蹦儿。

5.
“班草?”
许昕哈哈大笑,毫不掩饰语气里鄙视。
“就你?没戏。”
张继科皱着眉头等他下文。
“诶,瞧见没,第三排靠窗那个,宁泽涛,游泳队的。人家那才叫班草,追他的女生能从我们教室排到校门口,当然追他的男生也可以。”
“有那么夸张?”
“嘁!你把那瞌睡眼睁开看看人家那长相再说话!”
张继科撇嘴看过去,嗯,挺高的,身材还算不错,脸嘛,也就这样吧,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帅得没有特点,凑合着看吧。
“我呸!你有特点?合着像你这样眼睛长成一条缝儿的就叫有特点了是不?”
张继科二话不说一巴掌招呼过去。

“没有啊,我觉得继科儿长得挺帅的啊。”算数学题的马龙头也不抬,下意识地接了一句。
许昕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那、那你觉得他跟宁泽涛有可比性吗?”拜托师哥一定要说没有啊不要这么打我脸啊求你了听我心声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嗯。。。继科儿比较帅啊。”

呵呵,师出同门,离心离德。



张继科,嘴快笑裂了很有意思是吗?

6.
傅园慧在讲台上唱票。
“班草评选结果揭晓,下面公布投票结果。”

“李晓霞投宁泽涛一票。”
“施廷懋投宁泽涛一票。”
“张国伟投宁泽涛一票。”
“丁宁投宁泽涛一票。”
“孙杨投宁泽涛一票。”
“薛长锐投宁泽涛一票。”
“龙清泉投宁泽涛一票。”
“傅园慧投宁泽涛一千票啊啊啊啊啊。”

“卧槽!宁泽涛请你们吃烤串儿了还是咋地?”方博儿愤怒地拍桌子。
傅园慧笑眯眯的继续翻票,“wuli涛涛就是有人气咋地!你们乒乓球队的倒是真耿直,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就是不一样。大伙儿听听啊。”
“许昕投自己一票。”
“方博投自己一票。”
“王皓投自己一票。”
“陈玘投自己一票。”
“邱贻可投自己一票。”
“周雨投自己一票。”
“张继科投自己一票。”
“。。。卧槽!张梦雪投张继科一票?梦梦!”

张梦雪咬嘴唇瞪了一眼坏笑的众人,“谁让他姓张。。。”
张国伟着急忙慌地从后面跳起来,“梦雪,我也姓张啊你咋不投我呢?”
张梦雪切换冷漠的表情,“因为他们在选班草而不是班花。”

7.
“呃,我看看,哦,最后是马龙投张继科一票。”
全班“哗”地一下往后转,齐刷刷地瞪着马龙。
“哇!班长投张继科啊!”

顶着众人炙热的目光,马龙有点脸红,但还是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继科儿挺帅的啊。”

“卧槽!”炸了。
“卧槽!”炸了炸了。
“卧槽!”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卧槽。。。”傅园慧默默流下两行鼻血,目光呆滞地注视着马龙和张继科,“情人眼里出西施,无端觉得张继科赢了。。。”
全班同学木然地赞同点头。

“呀,别胡说呀。”马龙脸更红了,扯着张继科的胳膊摇,“你快跟他们说让他们别乱说出去。”
张继科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马龙,“龙,我们不能阻止同学们老实做人,发现真相。”
马龙瞪了他一眼,掏出笔记本当着他的面写字:开学第二天,张继科蓄意造谣。
写完以后还耀武扬威地把本子晃悠在张继科面前显摆。
“帅是一码事儿,不听话是另一码事儿。”

张继科抹了抹刘海,“对付你,帅就可以了。”

8.
要到放学的时候,马龙摇醒了打瞌睡的张继科。
“继科儿,明天你来我家楼下找我,咱们一块儿上学吧。”
嗯,睡意全无的小藏獒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这么快就十年修得同船渡了?!!
“要不然你明天又要迟到了,咱俩一块儿去,我督促你,而且我家那条路去学校可快了。”
“你家住哪儿啊?”
“城南东路2号楼,明天我骑自行车在楼下等你。”
张继科心里有数了,他把书包背起来,冲着马龙懒洋洋地笑,“明天早上8点,你人在家楼下等着就成。”
说完,他把马龙的书包一并接过来,“走,副班草送你回家。”
许昕在前方冷笑,“你就只有三票。”
“你就只有一票。”
“你和宁泽涛的迷妹数量差了一个操场。”
“你和我的差距就是你的师哥是我的迷妹。”
“我师哥有眼无珠!”




“你师哥温文尔雅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










评论
热度 ( 1074 )
  1. 一瓶李子酱肥腻美人 转载了此文字

© 浮光掠影1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