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班长,张继科又在作死!

肥腻美人:

开新坑给帝国龙虎送祝福。
多CP私设大如天。
小甜饼食用愉快。
————————————







1.
张继科是最后一个来振华一中报名的。
确切来说,是被她妈揪着耳朵给拎进教室的。张继科为了逃学,离家出走,在镇口的菜市场被他妈当场抓住,滚了一身泥终于还是滚进了振华。
班主任刘国梁收了张妈妈的学费,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看着垂头丧气的张继科,“那个,张妈妈啊,家里条件再差也要让孩子洗个澡是哇?”
张妈妈:exm?

“马龙,马龙哇,来给新同学发一下校服。”
张继科不耐烦地挠头,左挠右挠,挠着挠着,一张脸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的面前。男孩微微笑着,眉眼细腻,白的发光,看上去就是个好欺负的软蛋。
“你叫什么呀?我叫马龙,我是一班的班长,刚选出来的。这是你的校服。”
张继科耸眉搭眼地嘀咕,“谁选的,老子都还没投票呢。”
“你的脸好脏呀。”
张继科继续嘀咕,“就你白,瞧把你能耐的,小白脸。。。”
然后,他就看见小白脸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包湿纸巾,仔仔细细的从里头抽出来一张,在手心摊开,然后———妈的打人不打脸!

“呀,真乖,来,闭上眼睛,我把眼皮也给你擦擦,瞧你一脸土。”
一双手隔着湿润的纸巾,绵绵地覆在他的脸上,一点一点帮他擦干净脸上的尘土。

哦哟,要死哦,世界静止,宇宙洪荒,心脏暴击,小鹿乱撞。
张继科头一次感受到春天的来临。

“好啦,这样干干净净多好。”小白脸一笑更傻了。
“好个屁啊,笑得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
“你说什么?”
“啊,那什么,我叫张继科。即将成为一班的班草的那个张继科。”


2.
张继科踹了一脚椅子腿儿。
“诶,让让。”
许昕正在擦眼镜,被这大脚劲儿踹得一个趔趄,马上就眯着个眼睛抬头去看。
“对,就说你呢瞎子,让让座儿。”
哎哟我去,帝国的毒蟒也是你这种渣渣可以随便侮辱挑衅的吗?
昕爷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谁啊?找打啊?”

之后许昕回想起来,自己眼睛不好,一半儿是源于天生,另一半,可能还是跟张继科那两拳脱不了干系。


3.
马龙看着张继科大刀阔斧地调整班级座位,哗啦啦扯过一幅桌椅搁在自己旁边,把书包往上一甩,这就是定下来的意思了。
顶着许昕求助的熊猫眼神,马龙咽了咽口水,捏紧衣角,以慷慨赴死的神情注视着张继科。
“那个、你,你要坐这儿吗?”
“是啊,你有意见?”
“这本来是许昕的位子。。。”
“那瞎子叫许昕啊。”
马龙呆呆的看着他,“他不是瞎子。。。不是,你为什么要坐这儿啊?”

张继科一脸冷漠地把腿搭在课桌上,“为了在暗中保护你。”


4.
前两排的傅园慧含羞带怯地扭头看了一眼后方,转过身兴奋地扯住张梦雪的袖套,“梦梦!最后来的那个张继科好酷好有型噢!”
张梦雪一脸冷漠地看着她犯花痴,“就他?中二病晚期没救。”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杨哥来的时候你说人家是哭包儿,wuli涛涛进教室你又说他招蜂引蝶,这个张继科辣么酷,你怎么还不满意?”
“不,”张梦雪摇了摇头,“准确来说在三个人里我对张继科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他没有违背张家祖训,还是保持了基本的寒流冷漠态度。”
“诶?”傅园慧黑人问号脸。


5.
马龙看着张继科一股脑儿地把书塞进课桌里,强迫症地感觉那些书一定在骂娘。
“那个,要不我来帮你整理一下书桌吧。”
张继科暗戳戳地挑了一下眉,哦哟,要死哦,这么快就知道持家啦?
但表面上还是要维持着大爷式冷漠不羁。
“随你。”


6.
方博儿坐等,直到许昕跟死狗一样拖着课桌往自己这儿走来,脸上霎时笑得灿如夏花,浑身都散发着幸福的泡泡。
“哎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我们许大公子也有屈尊降贵来我这儿坐的时候?”
“方博儿你少得瑟。”大蟒恶狠狠地磨了磨牙。
“嘿嘿,你瞧这俩大熊猫眼,多喜庆。哎呀,这保卫萝卜没保卫住啊,自己关荣挂彩,你师哥被人家张继科拿下咯!”
“放屁!我师哥学高身正,能跟那种流氓混在一起?”许昕用力把书包甩在方博儿腿上,“你个贱人就知道看热闹。”
“好汉,容我提醒你一句,回头看看,你学高身正的师哥正在给张继科张大爷整理书桌。”
许昕一拳捶在方博肩上,“操!”

方博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冲许昕贱笑,笑声之放荡足以见其有多么得意忘形。这时就看见前桌的陈玘不耐烦地转过身来,眼神锁定,寸草不生。
“方博儿,很快乐是吧?你要是再这么傻不兮兮的笑老子就让你感受一下笑不出来的滋味。”
他同桌邱贻可在旁边二不挂五地点头,“你杀哥哥说到做到,原来养猪的时候猪不听话,他可是要踢死猪呢。”

许昕纯爷们儿硬生生憋住一口气等到杀神转过身,看着此刻安静如鸡的方博儿,忙不迭地把一张大脸凑上去,“哎哟那话后两句怎么说来着,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啊哈哈哈哈哈哈。”


7.
张继科莫名其妙地看着许昕大笑,“那瞎子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没有啊,我师弟人机灵着呢。”马龙咬着嘴唇小声反驳。
“哦,是你师弟啊。”自己人,大意了。张继科不由得开始重新考虑对许昕的态度。
“嗯,咱们班有留级的,还有跳级的,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马龙老老实实的解释。
“你多大啊?”
“我88年10月的。”
“得嘞。”张继科舒坦地往后一仰,“叫哥。”
“你比我大啊?”
“嗯,以后跟紧点儿,你科哥罩你。”
马龙扑哧一声笑了,有点俏皮地瞪了张继科一眼,“我是班长,谁罩谁还不一定呢。”
娘嘞,他笑起来咋那么好看。

“你准备进哪个队啊?”
“乒乓吧。”
“我也是诶!”马龙欣喜地笑,“那咱们以后就是一个队的啦。继科儿。”
张继科猛地抬起头,对面的少年一幅亲亲热热的面孔,在盛放的阳光里,冲他笑得温软明媚,春风十里犹自不及。

谁他娘,让你搞这自来熟的称呼啊啊啊啊啊啊!


8.
张继科有点心跳。
张继科有点兴奋。
张继科有点冲动。

于是爱的初潮被唤醒的张继科想站起来走走冷静一下,告诉自己不要慌不要忙自信的男人最帅气,然后没有留神,一脚踢穿了教室后门。
正在跳健美操的张国伟被吓得一屁股摔进垃圾桶里,手脚并用挣扎着大喊英雄饶命不如跳舞。

马龙叹了一口气,掏出班长记录本,一笔一画的认真写到:开学,张继科闯祸第一天,踢坏教室后门。









评论
热度 ( 891 )

© 浮光掠影1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