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海鲜店老板家的男人们

十字街头:


餐馆老板们的au

1.
楼下有家大众点评上评分巨高的海鲜馆子,老板是个面善的白净小哥,常坐在吧台里面,在个本子上写写画画,见人来了就一合本子,抬起头来招呼客人。

由于工作压力大,我们常加班到凌晨。有天吃午饭时聊天,坐我对桌的同事姑娘讲了件事,和海鲜店老板有不小关系。

她工作出了点纰漏,被老板训了半天,晚饭都没来得及吃,两多把漏子补好一半,突然觉得饿,便想去便利店里买点小食填填肚子。正瞧见海鲜馆子还没打烊,她便试着走了进去。

大堂里灯火通明,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老板坐在吧台后面。

“加班啦?”老板问她。

同事点点头,问他还能不能做海鲜面。

老板就笑了,告诉她厨师都下班了,材料也没准备,如果她时间充裕等得及,不如在大堂帮他看会儿店,他亲自去煮面。

他刚要掀帘子进后厨,却又突然转身回来,捏起钥匙把卷帘门放下一半,怕同事一个人在前厅不安全。

“你不知道那种工作到多晚都有人等着你的感觉,我差点哭出来。”同事舀起汤喝了一口,“热水冲出来的,真难喝。”

我忙打断她,“接着讲故事。”

我们都没见过老板下厨,同事说本来还忧心他的手艺,没想到卖相和味道好,和那位左撇子厨师不相上下,味道却大不相同。老板端来她的面,又端了一碗盖了一层鸡肉的面,放在同事隔壁那桌,自己也坐下,拿了双干净的钢筷子挑起面条。

“我也有点饿了。”老板不好意思地说。

同事觉得有意思,便和老板闲聊了几句,这才知道他从前也是餐厅厨师,后来拉了两个人一起自己出来单干了。

“时间比较自由吧,开张打烊随自己,小馆子也没什么斗争。”他解释道,“我的合伙人不太喜欢他以前工作的地方,规矩太多,他嫌烦。”

“合伙人是后厨那位吗?”

老板摸摸头,“他是,但我说的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你没见过的。”他有补充说,“他一会儿就过来。”

2.
“你没见过另一位老板吧?那可是个大帅哥,他一进门我就爱上他了。”

“喜新厌旧,说好的喜欢老板呢?”我和同事开玩笑,倒也没忘了正题。“然后呢?”

同事的面还没吃完,就听见门口有停车的声音。卷帘门仍半关着,外面的人敲了几下,等不及老板去吧台上取遥控板就自己掏钥匙按开卷帘。

那是个肤色健康的男人,穿黑衣服,带进来一股海腥味。他直直地冲着吧台大踏步走进来,直到看见老板才蓦地急转弯,坐到他对面。他这才发现角落里还坐着同事,抬起手尴尬地和她打了个招呼。

“老板,”他指了指自己,“二老板,”又指了指白净小哥。

原本的老板就伸筷子去打他的手背,“怎么说话呢!”被打的人也不缩,只看着他的眼睛笑。

老板向同事解释,“他是我那合伙人,姓张,我姓马。”

同事点点头,“我姓陈。”

张小哥像是很不耐烦他们的自我介绍,自己从旁边筷筒里抽了双一次性筷子,撕开包装就去扒拉老板碗里的面,“怎么全是肉。”

他说话的语气有点嫌弃,可老板也不生气,直乐,“我哪知道你这么早回来?你饿不饿?”

“还行。”他终于从对方的面碗里翻出半根青菜,塞进嘴里嚼嚼咽了,又摇摇晃晃起身,跑后厨里洗了个苹果拿着啃。

老板笑话他,“养兔子似的,不吃人食儿。”

可他连眼皮也没抬一下,只抽抽鼻子作为回应。

同事说当时的气氛有点尴尬。老板等他等到半夜,他们两个或许是有正事要说的,她的存在或许是种打扰,便撂下筷子说吃好了,把零钱放在那儿准备离开。

两位老板都突然起身,一个和善,一个凶神恶煞的,把她吓了一跳。

老板安慰张小哥说,“你怪累的,我去收拾吧,你爱洗澡洗澡去。”

张小哥也不客气,哦了一声便又坐下来,两口啃完苹果,就从老板的碗里捞东西吃。他的筷子刚才随手搁在桌面上了,这会儿用的是老板那双长长的钢筷子,居然还挺顺手的。

“再见啊。”他挥挥手和同事告别。

tbc

评论
热度 ( 275 )

© 浮光掠影12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