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昕博】解忧杂货店(一发完)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半现实向,双cp,獒龙&昕博
我比不上东野圭吾先生的万分之一
ooc和bug都是我的,杂货店属于东野圭吾先生,他们属于彼此






张继科把分手之旅定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城镇




很少有人分手还会有一次旅行的。旅行都是为了纪念快乐的事,像什么毕业啊、结婚啊之类的,很明显,分手不是一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是对于马龙和张继科来讲并不是这样,分手对于两个人来说,都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们俩的恋爱谈的太累了




年少的时候就在一起,青涩、甜蜜、快乐、痛苦、忧伤……两个人都一起分享过,他们相同却又不同,这就意味着在很多事情上他们看法不同,却又执着的坚持自己




刘国梁指导说他们像彼此的镜子,可是镜子本身是照不到镜子的,两面镜子面对面放着只会陷入死循环




就像他们两个越来越僵化的关系




趁着队里有半个月的休假,张继科把马龙约出来郑重的提了分手




其实心照不宣的,彼此都放手也不是什么坏事。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没有什么放不下的,除去恋人的身份,他们还是最好的队友和朋友




「说起来还觉得有点遗憾」马龙笑了笑,看着窗外在自拍的情侣说道,「一直都在比赛和训练,我们恋爱的时候都没怎么约会过,说起来还是经常出国的人」




「好像真的是」张继科喝了口拿铁,「虽然出国打比赛的机会挺多的,但是都没时间好好逛逛哪个地方,都是找个地方买一堆纪念品就回去补觉了」




「你说你睡这么多怎么还困」马龙笑他,「每天都睡不醒」




张继科笑着招招手,跟马龙讨饶




两个人之间这种温馨的氛围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不知不觉的就聊了很久,咖啡店打烊的时候才意识到已经这么晚了




马龙家离咖啡店不远,走路也就二十分钟。张继科执意送马龙回家,他记得马龙怕黑




月光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张继科问马龙假期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啊,大概在家陪陪父母吧」马龙回他,「不过我妈最近有点特不好,我一在家呆着,她就给我相亲」




马龙把手机掏出来他看,「你看我妈让我存的微信号,已经有七个了,没事儿就让我跟人家聊聊,这么多我怎么聊的过来,我又不是蛇精,一条蛇对七个葫芦娃」




张继科看着备注为「葫芦娃」的分组哭笑不得,马龙在某些方面还是一直很孩子气




「不如我们去旅游吧」




「嗯?」




「你不是说我们恋爱的时候都没怎么约会过吗?」张继科看向他,「正好补上,出去玩儿几天,也免得你妈给你相亲,回来再陪父母也来得及」




「行啊」马龙一口应允




「那行,其他的你别管,你回去收拾下东西,明天下午我来接你」




第二天下午张继科准时到马龙家楼下




「你怎么穿这么点?」马龙看着张继科穿一件薄呢子大衣,拉着箱子站在他家楼底下,登登登的又跑上楼




「穿上」马龙递给张继科一件橙色的羽绒,「你是想一路病过去还是怎么样」




「那边不冷的」




「先穿着,到了目的地再说」马龙拿出了队长的气势
张继科认输似的穿上衣服






「唉,我们去哪儿?」




张继科领着马龙上了一辆出租车,「放心,不会把你卖了的」
「你卖也要看谁敢买了」出租车暖气开的很足,玻璃窗上蒙了一层雾气,马龙正在上面画画




「七个葫芦娃大概乐意买」张继科打趣他,「队长你画的是什么,道哥?」




「道哥他爸,藏獒」马龙掉头回他,「你看,这是藏獒的尾巴,这是嘴巴,嘴巴里还叼着骨头」




张继科盯着马龙的画看了很久




「你是不是拐弯抹角的骂我是狗?」张继科终于反应过来了
马龙绷不住的笑倒在后座上






「到了」司机告诉他们




张继科付了钱拉着马龙下车




「这哪儿?」马龙忍不住再次发问




「是哪儿不重要」张继科回他,「关键是这里没人认识我们」





马龙不知道张继科从哪儿知道的这个地方,他觉得他和张继科就像误入桃花源的渔夫




小村庄的环境很好,有山有水有风景,民风淳朴,空气清新,深吸一口气觉得整个人都被净化了




两个人边看边走,不知不觉的天都黑了,到处看了看却没有找到一栋建筑物




「继科儿你怎么之前不订旅馆啊」马龙知道他在无理取闹。他怕黑,需要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张继科走过去握住马龙的手腕,「再走一段看看吧」




两个人运气很好,走了不到五分钟,就看见一座房子,隐隐约约的还有招牌,看起来像个什么店铺




「今天晚上估计只能住在这儿了」




张继科上前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吗」




敲门声在旷野里显得很突兀,远处传来的狗吠声像是在应和似的




马龙一天的好心情都在这一个小时里破坏的差不多了




张继科感觉到身后的人在听到狗吠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僵直了,他一急,一个用力就把门推开了




「看起来这好像是个废弃的房子」张继科被灰尘呛的直皱眉,「现在这呆一晚上吧,等天亮了再原路返回」




马龙仔细打量着房间的设施




这里看起来像个杂货店,有柜台,有橱窗。内部装修还有点日式风,地上铺的好像是竹席,还有小茶几,茶几上还放着本杂志。主厅侧边还有个房间




「哗」的一声从侧边房间传过来




「继科儿?」马龙打着手电筒往那边走过去




张继科灰头土脸的从侧边的房间走出来,「这儿还有个后门,是个铁皮卷门,我刚刚试了下把它打开了」




「而且居然还有个牛奶箱,也不知道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谁在这开店」张继科拍了拍头发上的灰




马龙把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抽出了纸巾把地上擦了擦,拿出了两件衣服铺在地上



「就这么将就着睡一晚上吧」马龙躺在一件衣服上,把羽绒服盖在身上,「晚上还是挺冷的,还好把羽绒服带着了」




张继科脱了羽绒服正准备躺下,突然听见了有东西掉落的声音
马龙惊的坐了起来




这种情况下听见的声音除了风声,都让人毛骨悚然



张继科推开门看了下,门口的地上多了一封信



信封上画着一条盘着身体的蛇



「大概是给许仙的信,寄错地方了」张继科开玩笑,把信递给马龙


「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信件出现?我们刚刚进来的时候你注意看了吗?」马龙皱着眉头,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出乎他二十多年来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了




小西红柿和葡萄是朋友,杂货店和信件可不是




「大概是刚刚才出现的,就是那个声音」



「会不会是给这个屋子原来的主人的?」



「这屋子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张继科又坐回马龙身边



「既然这样,我们把信件拆开看吧」



「这样私拆别人信件是不是不太好?」马龙有点犹豫




「拆开信件看看才知道是不是给原来主人的,如果是,我们就给对方回信告诉他,这个屋子的主人可能很久以前就不在这里了,这样对方也不会一直苦苦的等着回信了」



张继科动手拆开信件,抽出信纸,打开一看,满满的字,第一行写着:


这是我第一次谘商


「这是什么意思啊?」马龙忍不住小声嘟囔


这的确是一封很神奇的信:


这是我第一次谘商,我叫X,我是个男生。原谅我因故无法透露我的真实姓名



我是一名运动员,原谅我也无法透露我从事的项目。虽然我这么说有点像是自夸,可是我在这个项目上还算稍有成绩,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些是被大众所知的,所以如果我透露我从事的项目,很容易被猜出来我是谁,所以,请谅解我的任性
我想谘商的这件事和我的队友有关




他是一个非常讨人厌的人,说话不经大脑,迷迷糊糊的;也没有非常显眼的外表,经常苦着脸,像是欠了钱;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却经常犯怂,偏偏又喜欢怼人……



总之,真是一无是处



他虽然这么惹人讨厌,但是小时候却是留着妹妹头的可爱的孩子,那会儿我老是欺负他。不知道他现在每天怼我会不会和我小时候老欺负他有关,如果有,我大概得抽空和他谈谈



看到这您大概也知道了,我和他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他是个非常有天赋的运动员,青年时期就独揽世界性比赛的四块金牌,但是在上升期的时候遭遇伤痛,停训了一年,最后靠自己的努力重新回到国家队



我曾在一场比赛中输给了他。本来,我打算比赛结束后使劲儿说几句风凉话,再敲他请我吃顿饭的,可是看他从领奖台上下来偷偷抹眼角的样子,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那场比赛发挥的很好,除了我以外还打败了一位非常厉害的选手,媒体都把他叫为黑马



我想起来之前他喝醉的时候说的话,他说他一定要早点打出来,他觉得现在大概除了队友,已经没人认识他了




赛后他发了条微博,大概意思是是说即使他没有拿到金牌,也终于证明了自己,不在被别人嘲笑了之类的。我看着很窝火,却又没地方发。我们比赛的那场,我的伤痛复发了,他赢了我,很多人说他胜之不武。我很想把那些嘲笑他的人都揪出来看看他训练的样子:你们有几个人能像他这样努力刻苦,凭什么嘲笑他。竞技体育本来就是有输有赢。我们平时比赛的时候,胜负也不定。哪个运动员没有伤痛,如果因为知道我有伤他就让着我,这样我赢了才叫胜之不武




我在他微博下评论,跟他说这场比赛过后世界都会为他让步的。想了想又觉得有点不像我平时会说的话的样子,又加上一句,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他个傻子,居然问我真的要报复他吗



他居然看不出我的安慰和鼓励。我觉得他的缺点又多了一条,那就是笨



他真是笨死了,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不好意思,我一提到他话就不自觉的会变多



我原本以为我和他会这么一直互相怼着,直到我们退役,各自娶妻生子,我儿子也能把他儿子怼到哭(笑)



可是他找了女朋友以后,我觉得我的设想就全被打乱了



他空余的时间再也不是跟我呆在一起了,他要去陪他的女朋友。他的手机我也不能拿起来就看了,他有了和自己女朋友的秘密……



我很烦恼,不知道为什么而烦。我以前很喜欢看他笑,觉得他笑起来像个仓鼠,到现在我看到他笑,我就在想他是不是和女朋友做了哪些开心的事才会笑的,所以我回去怼他,直到把他怼到哭丧着脸



周边的队友都觉得我过分了,他还会替我解释,X是和我闹着玩儿的,你们当真就输了嘛



您看,他是不是很笨,我是真的不想看见他笑,他还在替我说话



据说好朋友如果谈恋爱的话,剩下的一个人会有被抛弃的感觉。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这样的情况,只是我现在很苦恼,也没办法平静的面对他,除了训练以外,我的生活都被打乱了



在我独自烦恼的时候,听到了关于「环绕杂货店」的传闻,心想搞不好可以给我提供什么妙计,所以抱着一线希望,写了这封信



同信附上了回信的信封和信纸,希望您能助我一臂之力



X




两个人看完了这封信,面面相觑



「这怎么回事?」马龙开口,「为什么会丢了封这样的信进来」



「因为他——有烦恼要解决吧?」张继科回答,「信上不是写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里又不是杂志社或者心理咨询室之类的,有烦恼为什么要寄信给一个杂货店啊?」



张继科耸了耸肩,表示他也不知道


「会不会是寄错了?可能真的有一家叫 环绕  的杂货店是专门解决烦恼的?」马龙天马行空的想



张继科莞尔,拿着手电筒出门仔细的照了照杂货店的牌子



「真的是叫环绕杂货店」张继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环绕杂货店…环绕…」马龙托着脑袋冥思苦想,「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



「嗯?你在哪儿看到过吗?」



「在那边的杂志里」马龙突然喊出声,「你去后面的时候,我随手拿起来翻了翻,好像看到过这个名字来着」



张继科把杂志拿过来,杂志的扉页上就有「环绕杂货店」的相关,顺着页码把书翻到那一页




那是一篇名为《深受好评!消烦解忧杂货店》的报道



「好像不是 环绕 ,而是 烦恼 」马龙看着觉得奇怪



报道的内容不长:


有一家可以解决任何烦恼的杂货店深受好评。这就是位于Z成的环绕杂货店,只要你把你的烦恼投进门前的信箱,隔天就可以在杂货店后门的牛奶箱里收到回复。杂货店的老板荣国团先生(六十八岁)笑着说:



因为附近的小孩儿多,他们口齿还不太清晰,说着说着,就把「环绕」,说成了「烦恼」。因为货牌上写着「接受顾客订货」,所以他们就问我,爷爷,既然这样,我们可以找你解决烦恼吗?我回答说好啊,任何烦恼都可以来找我。没想到他们真的来找我商量,因为一开始只是开玩笑,所以他们的问题都是些诸如我不想写作业怎么办,犯错了妈妈怎么才能不骂我之类的,但是我都很认真的给他们解答。久而久之,连大人也开始找我谘商,所以我请他们把烦恼放在我门前的信箱里,我解决完就放在后门的牛奶箱里,让他们自己拿走。这样即使不署名也没有关系




报道旁边有一张照片,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背景是国旗



「你说,会是我们知道的那个荣国团吗」张继科想起了这一段历史,有点难过



「我也不知道」马龙叹了口气,这个名字对于他们这一行的运动员来说,是一个很难过很惋惜的存在



「不管是不是,居然过了二十年,还有人来谘商?」张继科岔开了话题



「上面写着他是听到了传闻才写信的,这么多年了这个传闻依然存在?」



「可能是哪个老人告诉他的吧」马龙一直在想合理的解释来解释这一切的不合理,「那个老人曾经是这里的孩子,后来搬走了,就把有关环绕杂货店的消息也带走了,然后机缘巧合告诉了X」



「有可能」张继科靠在马龙身上,马龙稍微让了让身子,他就立马坐直了「不过我们要怎么处置这封信?」



「哎,你有没觉得?」马龙突然像想起什么,脸上充满着八卦,「这个写信的人我们是认识的」



张继科疑惑的看着他



「你看啊」马龙给他分析,「X的队友说他要打出来,那么他们应该从事的是一个球类运动才会说打这个字」



「而且在中国,青年时期一个人获得世界性比赛四块金牌的人我们也数的过来」



「再加上X说的留言」马龙看着张继科



「世界会给你让步——这句话你不觉得耳熟吗?我们还笑过他矫情的」



「你是说,许昕?」张继科问



「bingo!」



「但是时间不对」张继科反驳,「许昕和方博早就搞在一起了,怎么这会儿有这种烦恼?」



「所以我觉得,这里很可能是一个时空机」马龙信誓旦旦的说
「龙,我觉得你还是少看点科幻电影」,张继科有点担心,「多跟我读点诗吧」



马龙不想理他



「大话西游你看过吧,既然月光宝盒能穿越未来现在,为什么这个杂货店不可以是一个连接过去和现在的时空机?」



「可是那些都是电影里虚拟的」



「从太阳下山开始,我们到现在经历的哪一样不像是电影里才发生的?」



张继科不说话了



「那我们回信吗?」马龙问他



「回吧」张继科说,「反正是已经发生的事情,那么我们告诉他也没事」



「那要怎么写?告诉他你其实是爱上方博了?」马龙叹了口气,「其实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希望他们俩不要捅开那层窗户纸」







在他们放假以前,方博订婚了



他和许昕那点事,马龙知道的最清楚。虽然张继科才是方博的师兄,但是他和马龙更亲密。两个人都到了适婚的年纪,方博被家里逼的狠了,无奈去相了一次亲,许昕知道以后什么都没说,单方面的断绝了和方博的一切联系



方博觉得不被信任



两个人的交往中,一旦发生了不信任,其实就离关系破裂不远了



许昕甚至还找了个女朋友,在备战奥运期间



方博觉得他简直是胡来,他怎么能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就去找他谈了一次



这一次谈话过后,两个人彻底的关系破裂



订婚的前一个晚上,方博办了单身派对,把队里的队员全叫上了,唯独漏了许昕



方博喝多了去厕所吐,马龙去找他的时候,看见本不应该出现的这里的许昕,正在给他揉胃



眼神里的温柔让隔着几米远的马龙看的都想落泪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在一起,多让人难过



「那就告诉他,其实他对方博只是好朋友被夺走的感觉而已,他太在意这个朋友了,转移下注意力就好了」张继科找来了笔,递给马龙,「垫在杂志上写吧」



马龙打着手电筒,提笔开始回信:


看了你的来信,我觉得会不会是你太在意这个朋友了呢?就像你自己在信里说的,他是你的好朋友,所以你觉得他的注意力都被女朋友吸引走以后,会不甘心



那就试试多交几个朋友吧,这样一来你就不会纠结于他的注意力了




「写完了」马龙把信纸塞进信封里封好,准备把信封投到后门的牛奶箱里



「我去吧」张继科一直记得马龙怕黑



「你说,我们写的信会有用吗」马龙紧了紧羽绒服



「谁知道呢」张继科沉默着,马龙对许昕这件事的态度,让他觉得透不过气来,「你觉得后悔吗」



「什么?」马龙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们现在也分手了,你会觉得后悔,当初和我在一起吗」张继科直勾勾的望向马龙,「你希望许昕和方博当初没有捅破那层关系,是不是也希望我们当初也没有捅破那层关系?」



「继科儿你……」



「啪嗒」一声,门外又传来了这个声音


张继科没听马龙的回答,出门把信拿回来拆开了:


非常感谢您的回答。一直到昨天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唐突了,问了这个问题



您的建议我已经尝试过了。我有许多的朋友,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我觉得每一个都比F(就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位队友)要好。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习惯了和F的相处模式,和别的朋友在一起时,虽然也很自在开心,却没有和F在一起时,那么放松愉快的感觉



今天F过来和我哭诉,他女朋友把他甩了



我听到以后,心里的第一反应是,太好了,那他的空余时间就全是我的了




大概是我笑的太开心了,他觉得我在嘲笑他,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想要哭出来似的



他告诉我他女朋友可能是我的粉丝,不然怎么就在她面前骂过我几次就要跟他分手



我问他总共骂过我几次,他以为我要报复他,小声的说,大概五六次



我说,那还好啊,我以为他要骂我几百次呢



他说他也要有那时间啊,他总共就跟那女孩子约会过五六次,人家就把他甩了


他委委屈屈看着我的样子,让我想把他抱在怀里,甚至想亲他



我是不是疯了,居然会有这种想法?我是不是喜欢他?我应该告诉他吗?



希望您能给我解答,拜托了,我明天还会委托别人去牛奶箱拿信件的


X






「有种看许昕的暗恋史的感觉」张继科当刚刚自己问的问题不存在似的,把信件递给马龙



「继科儿」马龙接过信件放在一边,没有理会张继科的打岔,「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和你在一起」



「我不知道和你分手以后,还会不会遇见其他人像你一样,和我并肩作战、是最好的对手和朋友,也是最亲密的恋人」



「我们在一起十五年,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只是我们太像了,比起恋人,大概做朋友,会让彼此相处的更加融洽」



马龙说完就去看来信了,张继科没说话,那出来笔和纸,就开始写回信



「你想好回什么了?」马龙看着张继科回信:




我很能理解你的感觉,我和你曾经有过一样的困惑
我的前任,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俩从小竹马成双,情窦初开以后,没有悬念的就在一起了



可是他最终还是成为了我的前任,尽管他说从不后悔我们当初在一起,可是我觉得后悔



想一想当时我们交往的时候,我后悔当时没有亲吻他亲吻的重一点,没有和他在大街上牵过手,没有和他过过情侣们都会的这个纪念日那个纪念日



可是我们分手了以后却依然可以约出来吃饭、聊天,甚至休假了还可以一起出来旅游



但是从此以后他的大部分时间、靠肩、拥抱、亲吻……你都要留给别人



如果你可以接受这些,那就去告诉他你喜欢他。如果不能,那不如不要开始,毕竟你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当最好的朋友,总比曾经的恋人要好的多,不是吗?





张继科写完信就塞进牛奶箱里了


他们俩之间的氛围一时有些尴尬



「继科儿」马龙没有完全看到信的内容,他看到了张继科写了不后悔以后,张继科就有意无意的不让他继续看下去了,但是他感觉到了张继科身上散发出来的忧伤,「我——」



「我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告诉许昕不要轻易的跟好朋友表白」张继科打断他,「你不要有什么负担」


「你听我说完嘛」马龙安抚他,「我们的关系是因为什么搞僵的你还记得吗」



「上次双打输了以后」张继科说,「从那次以后你就不怎么理我了,看见我也总是躲躲闪闪的」


「其实不是因为这个」马龙低垂着眼睛,看不清表情,「你和昕儿在房间说,和马龙在一起太累了」



「当时我就想,如果我们之间的感情让你觉得这么累,那就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



「所以你还爱我是吗?」张继科抓住了重点,他捏着马龙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马龙湿漉漉的眼睛闪的他晃了心神



「我都爱了你十五年了」



张继科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眼泪



马龙的眼泪是最珍贵的宝石,在他最低谷的时候他也没有拿出来,都交给了张继科



「我也是,我也爱你十五年了」张继科像个毛头小子慌忙表白,「我一点也不想跟你分手的,你知道我约你出来分手花了我多大的勇气吗」



张继科把马龙抱在怀里,「我以为龙仔不想继续了,所以我就放你走」



「那你说什么太累了?」马龙擦干眼泪问他



张继科难得的红了脸



「我当时在跟许昕秀恩爱,我说,跟马龙在一起太累了,他离开我一会儿都不行」



马龙简直哭笑不得,合着大半年不冷不淡的,甚至最后分手都是因为一个乌龙?



张继科二话不说把马龙压在身下就开始啃他



「继科儿…唔…你…冷静点」马龙推他,「信…我听到声音了」



张继科又用力的亲了马龙一口才去拿信:


很久没给您写信了,因为我去参加了一次比赛



您上次的信我看了很久,我本来已经被您说动了,打算收拾好这份感情和他做一辈子好朋友



可是有一天聚餐他喝醉了,半夜里来敲我的门



没有偶像剧里浪漫的情节,他吐了我一身后,就跑到我的床上睡着了



我真是气的想把他整个人连着我被弄脏的衣服一起塞到洗衣机里



收拾完以后已经不早了,我把他往床边挪挪,自己也躺上去打算眯一会儿



运动员的生物钟都是很准时的,尽管宿醉,他在六点半的时候还是醒了,我装作熟睡的样子没有理他



他好像很惊讶自己会在我的床上,因为我听到他小声的叫了一下,然后又没声了,大概是怕吵到我睡觉



我感觉到他往我这边挪了挪,然后一阵暖热的呼吸打在我脸上
我以为他要恶作剧,捏我的鼻子什么的



他在我的眼皮上印下一个吻



真是胆小鬼,偷亲都不敢亲嘴巴



后来我就去跟他表白了,他起初还不同意,嚷嚷着我是不是烧坏了脑袋。我告诉他我知道他趁我睡觉偷偷亲我了,他才面红耳赤着同意



真是怂,又怂又胆小,可我就是喜欢他



我也跟他讨论过如果以后分开了的问题,他说如果我跟他分手了,就叫我死远点,一辈子都不要来见他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才不想看见我和别的人牵手拥抱,他大概会控制不住拿刀砍我



我又跟他说那如果是你先提的分手呢?也要拿刀砍我?那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



他说他才不会提分手



您看,虽然他又胆小又怂,但是他总有办法找到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然后住进去



最后,再次感谢您给我的建议,这段时间多亏了您的开导,以及,我觉得您的前任和您的相处模式,恕我直言,要么是两个人没有相爱过,要么就是还一直在爱着



祝您幸福



X






「你跟他说了什么?」马龙看完信以后,打了个哈气



「没什么,随便说几句」张继科打着哈哈,看了眼手表,「别睡了吧,我们起来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路」




马龙把东西收拾好,和张继科出了门



天色微亮,太阳还不强,还能看到西边的月亮



「其实今天月色挺美的」张继科说



「啊,对啊」马龙瞄了眼月亮,拉着张继科往前走,「看,那边好像有车」



「这里——这里有人——」他大声的喊着



等到车开近一看,发现居然是许昕和方博



「天啊!你们俩居然跑到这儿来了!」方博一下车就惊叹,「我们还以为你们俩私奔了,刘指导都急疯了」




「怎么了?不是放假才几天吗」张继科不解



「全队都归队了,就差你俩,假期昨天就结束了」,许昕给俩人拿了两瓶水,「你们父母找了好久,就差贴寻人启事了,我们顺着你手机最后一次定位才找到这儿来的」



张继科和马龙两个人面面相觑,觉得有点不真实



于是马龙试探着问许昕,「昕儿啊,你15年的时候是不是经常写信?」



「师兄你看我信了?」许昕一脸惊慌



「没有,我就问问」马龙使了个眼色给张继科看来事情是真的发生的,两人了然



就是不知道对现在有没有什么影响,马龙有点怵,他担心他和张继科一不小心改变历史什么的,要是遭天谴那可就完蛋了
没等他开口问呢,许昕就替他说了


「你戒指怎么还戴着啊,扔了扔了」,说完上手就去掰方博的指头



「唉唉唉,疼,你轻点,我这不是急着出来找他们忘了嘛」
「唉?方博这婚不接了?」



「接什么接」许昕气不打一处来,「幸亏被博儿他妈妈看见她幽会情人了,那女的指望方博去当便宜爸爸的,怀着的是那个相好的孩子,典型的骗婚」



「感情你当时奉子成婚啊」张继科啧啧两声



「奉哪门子子啊」许昕又抢了方博的话,「那女的就灌了他两瓶啤酒,他就倒那儿了,第二天再跟他说什么要负责之类的,他就傻啦吧唧的订婚了」



「所以说」许昕越说火越大,「方博儿你他妈以后别喝酒了!不许喝!」



方博被说的一脸委屈,「我难过嘛」



许昕的火扑哧一声灭了



他想起来跟环绕杂货店的通信,看着方博和其他人牵手拥抱,他真的做不到



唉,傻就傻吧,怂就怂吧,倒霉就倒霉吧


方博儿…唉,就是方博吧,许昕自暴自弃的想



就他了,不变了,要是提分手,就拿刀追着他砍


许昕突然想跟方博表白


趁着张继科和马龙往后备箱塞塞行李了,他特别文艺的指着天空对着方博说,「博儿,你看,今晚的月色多美啊」



方博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许瞎子,现在连这么大的太阳,你也看不见了吗?」









本来打算虐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的he
私心改了荣国团先生的生平,他是一位非常伟大的运动员
给所有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笔芯❤


评论
热度 ( 755 )

© 浮光掠影123 | Powered by LOFTER